卫浴类卫浴类商标起名取名——网上哈哈镜

2021年09月06日 12:09:29商标起名网

导读:本文提供卫浴类卫浴类商标起名取名——网上哈哈镜的相关信息服务,内容包含了卫浴类商标起名等相关介绍,如果您对卫浴类商标起名有兴趣进一步了解,可以添加客服微信:zyqmw999,了解更多关于卫浴类商标起名的内容

  好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正捏着遥控器翻阅电视频道,这是我平日里的娱乐休闲方式,很没有出息吧?其时其刻,全中国的网虫正密密麻麻趴在自家的电脑前兴风作浪,大多是新新人类一族的专利。不像而今全民皆网,连耄耋老人学龄儿童都在博客里奋勇跟进。

  电话铃响,只听见深圳的王小妮急切地问:“你上网吗?”

  “不啊!你是知道的。”

  “让你老公到‘诗生活’网站上去看看,有个冒充你的家伙在那里闲逛呢。”

  果然,有个自称舒婷的人在那里从容应对。

  人家激动地问:“你真是那个写《致橡树》的舒婷吗?”

  “是读《致橡树》的舒婷。”回答挺实在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被故意忽略了?还是有人继续问道:“你认识周涛吗?”答:“唔,是新疆的周涛吗?”有点像我的语气耶。我不由得恍惚起来,莫非真是我在那里坐堂?

  小妮给网站的大掌柜打了电话,这个“舒婷二世”就从屏幕上被消灭了。

  那时我们真是小题大做啊。一个舒婷倒下去,千百个舒婷站起来,还不只是在虚拟世界里。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有个幼儿园老师告诉我,来注册的新生中有名叫谢舒婷的。我还开玩笑说:为避免大街上喊一声舒婷同时答应的尴尬,给她10元钱,或她给我10元钱,我俩中其一改名吧。

  再后来,本地报纸上刊登的少年作文大奖赛的获奖名单中,就有林舒婷和邱舒婷。不管这两个小女孩是否真的有文学细胞,她们的父母肯定是文学爱好者。

  上世纪80年代正是新诗潮席卷的激情岁月,那个时期出生的孩子现在都长大了,网上冲浪是他们的日常消遣乃至生命体验。而我仍然不上网,只会收发邮件。朋友们经常炫耀他们的博客,苦口婆心想要我到此一游。新浪网还打过两次电话,邀请我在他们那里开博客。听我一再声明自己愚钝,便说可以耐心施教立竿见影等等。诸如此般都不能抬举我。

  我本老土,胆子小,还懒,有自知之明,博客那东西怎能玩得转!尤其看见资深老博客把镜头对过来,说是国际性传播的,立刻掩面而逃,让朋友大失面子,从此遇见时,他的脸能刮下一层霜。

  慢慢学会查资料。忽然看到“舒婷博客”,大奇,进去一看,人家光明正大配了好几张她自己的清纯玉照,再不必蒙着老家伙的面具出场。这个小舒婷年轻娇嫩自不待说,比老舒婷可是漂亮多多,文字也行云流水的,有点意思!鼠标一拖,拖出各式各样的舒婷来,有跟帖的,有自立门户的,还有一些,唉,还有一些品牌产品。

  天下那些同名的女孩儿,我妈妈给起的名字挺好听,不是吗?

  差不多在这篇文章开头的那段时期,有位实习律师通过朋友找到我,说他在网上查询业务,看到有一妇女药品正在用舒婷的名字申请卫浴类卫浴类商标起名起名。经他的指点,我委托了中国作协的“作家权利保护委员会”去国家商标局投函“反对”。这次反对被接受后,邮来一张回执就再没有下文。过了两年,小律师已经正式开业,他告诉我,又有一家床上用品以此名申请注册,于是我又托“权保会”再次提交“反对”。

  每次反对,“权保会”和可爱的小律师均是友情出演义务帮忙,但我自己要交给商标局1000元。如此公文来回挺烦人的,还是多花点钱一了百了吧。我问律师,可否由我自己一次性抢注所有可能发生的商标?律师答,大概有四十多个门类,每个门类又分几十个项目,抢注的费用至少10万元以上。哎呀呀,就算砸锅卖铁能凑齐这笔钱,我也不能把孩子的学费一起扔进这个老虎机啊。

  去年7月份,忽然接到商标局一纸久违的公文,驳回我对床上用品商标的反对。理由是:“在我国,舒婷是常用名……”

卫浴类卫浴类商标起名取名——网上哈哈镜
 友情链接
登陆会员中心客服热线:4008016014